開發簡史

一、清代的起源
  鶯歌是臺灣陶瓷發展最早的地區之一。鶯歌陶業肇始於1804年(嘉慶九年),福建泉州人府晉江縣人吳鞍渡海來臺,在兔子坑從事陶業生產。兔子坑現在屬於桃園縣龜山鄉兔子坑,日據時期是鶯歌大湖的轄區。不久,泉州人與漳州人發生衝突械鬥,由於磁灶人到此地時,大多為單身漢,勢單力孤,不敵對方,不得已乃遷至附近的崁仔腳地區。崁仔腳在鶯歌與大湖交界處,早期原屬鶯歌石庄,日據時期合併到大湖轄區。

  早期的陶瓷窯爐往往需要建在山坡上,順著山勢築窯。現在的尖山埔街一帶原為一丘陵地形,很適合於早期蛇窯的建築。加上當地土質很適合製作陶器,所以吸引的業者到那裡設置窯場。從此以後,鶯歌的陶業就從尖山開始發展起來,一直到今天,那裡還有許多窯場,而尖山埔街也就成了鶯歌著名的陶瓷老街。


二、日據時期的發展
  日據初期日本政府為了控制及輔導臺灣的產業,曾頒佈《產業組合法》,要求各地方相關產業要組織「同業者組合」。1917年齡(大正六年)四月桃園廳三角湧支廳長達協良太郎呼籲,為了地方經濟發達計,以產業組合法為基礎,組織信用組合。這個主張獲得當時地方上多數有力人士的贊同,而於同年七月二十六日獲得許可,成立了「鶯歌石信用組合」,由傅德令為首任組合長。1920年(大正九年)十月一日傅德令辭去組合長的職務,由陳斐然繼任組合長,並因為地名更改,組合名稱也改成「鶯歌信用組合」。成立目的在於提供同業間共同購買、共同販賣、共同利用等三方面的服務。對於原料共同購買,以防止中間剝削;對於產品共同販賣,以保障利潤;並設置倉庫供組員寄倉之用,以降低營業成本。其中共同販賣的主要產品為地方特產的磚瓦、陶器、茶葉、米穀等,陶業成為組合營運的項目之一。從此以後,組合的力量即介入陶業的經營。


三、光復之後的成就
  雖然鶯歌陶瓷在日據時期有長足發展,但如果進一步把日據時期設廠家數和其他地區加以比較,就會發現,鶯歌陶瓷在日據時期無論質或量兩方面,都不顯得特別重要。鶯歌陶瓷由於地緣關係,新式陶業無論製陶技術和產品,都無法和北投大規模的日資窯場競爭;傳統陶業也受到松山、內湖窯場的擠壓,很難迅速發展,只能生產一般日用的粗陶器。但依據1952年《臺灣工礦名錄》,鶯歌陶瓷廠已從1941年(昭和十六年)的七家迅速增至當年二十五家。可見鶯歌陶瓷業的快速發展,主要應是光復後的事。

  臺灣光復後,政治、文化和經濟中心都移到臺北。北投和鶯歌由於在地理上接近經濟中心和廣大消費市場,陶業獲得迅速發展。尤其是在1945年之後,臺灣與日本貿易中止;1948年之後,臺灣與大陸之間的交通中斷,使得臺灣陶業獲得發展的絕佳時機,鶯歌的陶業景氣相當繁榮。然而在光復初期,北投承襲日據時期日本人經營的規模,從日人窯場出來的本地人也開設窯場,無論在資金、技術、設備和產品的質量等方面,都主控了臺灣的現代陶業,成為臺灣陶瓷業的領導者。

  1970年鶯歌引進天然瓦斯之後,產品品質獲得大幅改善,進而在很短的時間內,即由石陶器產品向陶器(porcelain)的品質發展。配合產品的提升,現代化技術與機械不斷地引進鶯歌的窯場,使其品質與產能不斷地提高。這種局面使鶯歌陶瓷的發展形成兩個大趨勢。一方面,擁有雄厚資金投資的企業走向資本密集和技術密集的機械化生產。這類窯場設備現代化,產品以餐具陶瓷、建築陶瓷和衛生陶瓷為主,工場規模很大,技術不斷地提升,產品不斷地更新。家數並不太多,但其引進的新技術也帶給其他業者很大的啟示。另一方面,未能具有雄厚資金的窯廠則以技術密集的方式經營,不斷地研究各種釉藥和生產的新技術,產品向附加價值更高的裝飾陶瓷和工作室陶瓷藝術發展,製作仿古花瓶、神像、茶壺和陶藝品等。這種窯場家數最多,佔鶯歌陶業的大部分,但規模都不大,產品卻十分精緻。至此,鶯歌陶瓷的發展才達到了現代化與藝術化的境界,成為名副其實的陶瓷王國。


行政區變遷

  光緒十一年,因中法戰爭的影響,朝廷同意欽大臣左宗棠所奏,台灣建省,第一任巡撫為劉銘傳。有關行政區域的變動,除石碇堡劃歸新成立的基隆廳外,淡水縣仍轄有十堡,鶯歌仍屬海山堡。

  光緒二十年,也就是中日甲午戰爭的前夕,邵友濂擔任台灣巡撫,因大姑崁(現桃園大溪)番亂據烈,於是將淡水縣的海山堡分出,另設南雅廳,鶯歌當然又歸南雅廳所管轄。而鶯歌目前各里區劃的雛形,也大概出現於此時,南雅廳五十二莊中在鶯歌境內者計有:

  一、鶯歌石莊:在今東、西、南、北、中鶯等五里地區。

  二、橋仔頭莊:今二橋里一帶。

  三、二甲九莊:今二甲里。

  四、尖山莊:今尖山里附近。

  五、南靖莊:現南靖、同慶里及永昌里一帶。

  六、阿四坑莊:今之建德里境內。

  七、牛灶坑莊:今之建德里境內。

  八、大湖莊:現中湖、東湖、大湖、鳳鳴、鳳福里等地區。

  以上所述,是鶯歌從明鄭時期以至於台灣割讓之前的區域沿革概況,從屬天興縣、諸羅縣、淡水廳、淡水縣,到南雅廳,總計有五次改變。

  光緒二十一年(一八九五年),甲午戰敗,清廷將台灣、澎湖割讓日本,同年五月,日軍登陸澳底。領台後,台灣分為台北、台中、台南三縣,台北縣下轄基隆、宜蘭、淡水、新竹四支廳。鶯歌在行政區域上脫離淡水,改歸新竹支廳,與桃澗堡一樣,這是許多人誤會鶯歌現屬桃園縣的重要關鍵。

  光緒廿二年,乃木希典繼桂太郎為台灣總督,隔年,地方制度再度變革,原本台北縣轄下的宜蘭、新竹二支廳設縣,縣下取消支廳,新置辦務署,台北縣共有十三個辦務署,鶯歌屬三角湧(即現之三峽)辦務署,辦務署下設庄,不久又在庄上設區。此時鶯歌境內有大湖、阿四坑、尖山、二甲九、南靖厝、橋子頭、鶯歌等七庄。

  民國八年(大正八年、一九一九年),田健治郎擔任台灣第一個文官總督(之前的總督皆為軍職),採行同化政策,地方制度也隨之改變;廢廳置州,全台共分為台北、新竹、台中、台南、高雄五州,州下置郡,郡下有街莊(相當於現在的縣轄市及鄉鎮層級,郡相當於縣,州則是省轄下)。原本劃歸桃園廳的海山堡北部四十個莊,其中當然包括鶯歌,再次回歸台北州的懷抱,最初鶯歌為莊,民國廿七年升格為街,而海山堡亦已更名為海山郡了。

  民國卅四年,日本無條件投降,台灣光復。同年底,連震東被任命為台北州接收委員會主任委員,曾任街長的黃純青則負責海山郡及鶯歌街的接收事宜。民國卅五年,原有州郡區域,劃為八縣、九省轄市、二縣轄市,郡改為區,街莊改為鄉鎮,鄉鎮下再設村里,當時台北縣共有卅七鄉鎮。同年八月,原鶯歌鎮北部地區分區,新成立樹林鎮。所以說民國卅五年以後,鶯歌為台北縣海山區所管轄,海山區的領域則包括板橋、三峽、鶯歌、樹林、土城、中和(後又分出永和)等地。海山在清朝初年指的是樹林及新莊一帶,目前新莊仍有海山尾的地名,日據時期則是三峽、鶯歌、樹林及桃園的大溪。至於現在大概只指板橋而已,鶯歌、三峽反倒被稱為「三鶯地區」了。

  光復初期鶯歌只有東鶯、西鶯、南鶯、北鶯、中鶯、建德、南靖、同慶、尖山、二橋、二甲、東湖、中湖、鳳鳴等十四里,後來增加永昌里、永吉里、大湖里、鳳福里,民國八十二年南鶯析出建國里,鳳鳴析出鳳祥里,因此目前鶯歌總共有廿里。



村里名由來

南靖里:康熙廿四年,泉州人陳瑜,由南部招募佃工北上,在該地開墾,因佃工多屬漳州南靖人,故以為名。相傳當地地勢較低,時有水災,開闢之時,欲建房舍,頗費心血。再者,又常遭原住民偷襲,陳瑜乃募丁為勇,由此向北,盡闢現鶯歌市區一帶。問題是陳瑜為泉州人,佃工係漳州人,以當時移民強烈的族群意識心態,如何保持和平相處,猶待更多的證據。

東鶯、西鶯、南鶯、北鶯、中鶯五里:康熙廿四年陳瑜所闢,過去稱為鶯歌石莊地區。陳瑜是以南靖為基礎,向四方拓墾,這五里的開闢主要是作為防禦工事,以備原住民偷襲,俾便保衛南靖原墾區,至於南靖的東側大嵙崁溪,剛好成為天然屏障。

尖山里:也是康熙廿四年陳瑜所闢。由於尖山海拔一二八八公尺,為一良好的制高點,頗方便眺望監視之用,陳瑜派人前往,有監看以便事先示警的性質,目的仍為防備原住民襲擊。名稱則因地形而來。

同慶里:康熙年間,泉州人黃姓所闢,其時間可能較陳瑜稍晚,過去名為尖山埔,因為從尖山俯視,是一片平坦之地而得名。至於同慶則是吉祥同語,期望生活安樂所致。

二甲里:康熙廿四年陳瑜所闢,相傳開闢之時,僅有水田二甲九分得名,也是陳瑜欲伸延其墾拓範圍的一項嘗試,至於大量閩人移往,可能要等到乾隆年間。

二橋里:過去稱為橋子頭,因有小橋而得名。康熙廿四年陳瑜開闢,約與二甲里的開闢同時。到了乾隆十九年,蕭朝定復開由此至缺仔莊大道,移民越聚越多,使得墾植範圍再往桃園大溪中庄一帶擴展。